有空,才能感覺彼此

2017-05-29 一心

s447 1「有空,才能感覺彼此」,我的理智聽不懂這句話,但我的心好像懂了,乍是轉對了頻道,心直接被震開了,流下淚來。天空是什麼感覺?什麼都可以裝。大地是什麼感覺?什麼都可以乘載。

空,靜悄悄,才聽得見雜訊;空,什麼都沒裝,一無所有才裝得下東西;空,好奇熱情零抗拒,一無所取才可能懂。

修行,需要空,需要想像力,我把「空」晾在一旁太久了!什麼是空,什麼是靈魂的自然流動,什麼是森林的心,通通都需要「空」的想像力,而且,要用整個身體去感覺那個「空」。

雖然,以前的我,也不真的懂「空」,但至少是有在練習想像的,後來,可能是因為近廟輕神,我太聚焦在實體存在,把所見所聞所聽所觸都對象化,而失去了「心如虛空」的想像力,而忘記了只有當自己感覺到空,才能跟「空」、跟神明有真正的對話。

「老師跟妳對話時,老師扮演的就是妳的大我。」大我,就是在幫助小我,看到過去連結的不到位和膚淺,看到被世間價值帶著跑的六神無主,一而再地對準,生出更嚮往的自己。

我一直有個錯誤的想像,以為修行到位,就是我什麼都懂了,不會再有處理不了的問題。但其實,茍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,是靈魂的自然,何必害怕或恥於推翻上一刻的自己呢?我的注意力應該要放在推翻帶來的開展和自由,而不是拼命想要控制,逃避好奇,害怕未知。

靈,spirit,是不動的無為,是being,是空。
魂,identity,是要動的有為,是doing,是不斷在對準和修正的。

以前以為「如果還需要修正,就代表哪裡出錯了,還未達到完美」,但實際上,不存在終點的完美,因為身體無常,永遠有失察的時候,不可能掌控,外在環境也一直在變動,上一支箭射得神準,這一支箭還是要重新對準,完美只存在於當下的流動。因為世間不完美,自然本身也有缺陷(生態脆弱),生命很美,不代表老病死不存在,不代表當天災地震、氣候變遷、物種競爭猝不及防時你不會手足無措、進退失據。因為世間沒有終點,自然也沒有終點,人類的「自然」需要一再調整適應或創新,我們稱之為「文明」,人類的歷史相較於其他物種非常短暫,人類的智慧也尚未脫離「野蠻」。

「我」是要動的,用生命的至情至性來動,永遠不能無視「我在靈裡面」,我在完全收縮完全膨脹的空裡面。

從小到大,我一直想要跟人連結,但是,我並不知道什麼是對的連結,我以為,所有的連結都是為了鞏固「自我」,鞏固我在別人心中那個值得被愛的形象,然而,數十年的親身經驗告訴我,這種自我的鞏固,一點也不可靠,只能帶來短暫的快樂,沒多久就又不確定、不滿足了,很快地就需要有人再次跟我確認:「是,親愛的,妳很聰明(有能力,美麗,獨特…),妳是被欣賞的,妳是值得存在的!」就像得了一種「很怕自我消失」的病,每隔一段時間,我就會有溺水的感覺,慌亂地掙扎,身邊有什麼就抓。抓男朋友,抓工作,抓外表,抓知識…。

在很痛苦的時候選擇了「法」,與其說我知道這條路就是我要的,不如說,鞏固自我的遊戲,已經讓我疲憊困頓。至心皈依是為生命注入了新的活力與方向。然而,不可否認,那裏面,多少摻雜著自我的「竊喜」,好似在靈性道路上「被認可」了,一種另類刷新自我存在感的方式。

當院長問我:幸福嗎?我急急忙忙地說幸福,不想沉澱下來感覺,這樣才方便繼續催眠自己說,我修行很上軌道,這樣才可以繼續做事,繼續製造一些成就感來自我滿足。然而,生命軸心沒有徹底更換的狀態下,有所求、有期待、人我對立、患得患失、鬱卒、浮躁、抗拒、比較心、嫉妒心、心量狹小、心神散亂、意志力薄弱…,只會越來越多,缺乏慈悲喜捨能量的循環轉動,內在越來越空虛、乾渴,一遇到挫折,勉強堆疊的信心紙牌屋,就不堪一擊,整個摧毀,七年來,這個摧毀的力道,越來越強,因為,我對自己的成見越來越深,迷失得越來越遠,越拖越久,遲遲不肯停下來,重新定位。這就是我今年春分的狀態

這些現象都暴露出,我的修行是跟生活、跟關係切割的,是禁不起考驗的,我的信心,建立在有所求有對象有條件的「有沒有」和「是不是」,我只是要事情在我的掌控之中,照我的劇本發展。

院長說,根源都是無明,不認得真正的自己是誰,不認得生命的源頭。
痴:「有病的知道」;癡:「有病的疑」。世間都是生病的人。
因為無知,就想要抓取掌控,欲望,是想要有power,想把外面的變成裡面,把不是我的變成我的,把不確定的變成確定。

每個有意義的連結,都要拉到靈魂的層次與神明的維度,能夠同理人性中想抓取掌控的病態,但也相信生命有不斷自我更新的力道。

靈魂最根本的需求是,「我想知道我是誰,我到底在要什麼」,就像神需要人來照見自己,我們也需要別人,才能探索自己,了解自己。

了解需要很多的好奇,願意不先入為主地假設我知道,願意把彼此當成鏡子,不害怕照見恐懼與抓取,並進一步幫助彼此穿越這些恐懼與抓取,去看見人性真正的動力與嚮往。

人性的自然就是不斷探索不斷發現,我們會一直看到過去的膚淺,然後一直自我更新,活得更有深度。如果不想照,就無法有新的發現,這樣的關係,就無法滿足靈魂的需求。

靈魂的第二個需求是,「我需要繼續嚮往一個更好的自己」,如果失去了這個「空」的感受力,我們就不可能喜歡自己,就無法感受到幸福,與生命的意義。

所以,在有意義的連結中,我們會很清楚地認知到,跟彼此往來,是為了鍛鍊更好的自己,我會時時刻刻跟我最嚮往的自己對話,也幫助你去追求、去接近你最嚮往的你自己。當我們都越來越喜歡自己,才會越來越喜歡這樣的關係。

「什麼是人性的自然?什麼是人性最終極的嚮往?」有意義的連結,不會逃避這個大哉問,有意義的連結,讓我們完全打開又一步一腳印,探索人性、開發人性,找到人類苦樂共同體的出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