認識自己即認識天命


  

322 1

世間的問題常常出在這裡:是不是的問題。

比如你是父母,你會覺得你不夠「是」。你是老師,你覺得你不夠是老師,你是醫生,你覺得你不夠是醫生,這個「是」就是「我」到底是誰?我是父母的小孩,我是某某人的哥哥,我是某某人的朋友,我是某某人的配偶。當你是醫生,但人家說你不是一個好醫生,你的心裡會覺得不舒服。你是誰?你是人,但你不像人,諸如此類…。
「我」到底是什麼?

我們的生命裡很容易跟過去世有一些連結,我以前到底是誰?我去年是誰?我上輩子是誰?這輩子我又是誰?我到底是誰?為什麼我們會想要算命?會想要知道過去世?會想要知道前世今生?

再怎麼連結,最好的連結是跟現在連結,跟佛陀連結。

怎麼跟現在連結?現在的「我」是什麼?一個將生未生的狀態。這個「我」決定「未生之善令生,未生之惡令不起」,這個「我」決定「向死而生」。
「我」到底是客觀、還是主觀的認定?不可能別人認為你是什麼你就是什麼,也不可能你自認為你是什麼你就是什麼。別人要認識你究竟是什麼樣的人,不太容易,你要認識自己究竟是什麼樣的人,也有一定困難。

此所以古希臘哲人蘇格拉底竟把「認識你自己」這麼個聽起來沒什麼的命題當作自己哲學研究的核心;甚至到了文藝復興時代法國思想家蒙田還在說,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認識自我;現代德國哲學家凱西爾也認為:「認識自我乃是哲學探索的最高目標」。這個看似每個人都多少認識自己的命題竟被視為有其深度不可小覷。

生物學認定人類的祖先是猴子是猩猩基因,這樣的認定雖然可能涵蓋人類近99%的DNA序列,但對「認識你自己」並沒多大意義!如果說我們都是上天的孩子,嗯!這個還有一點點意思,就是說我們有一些上天賦予的東西,但這到底是什麼呢?我們的本質,我們的本心?我們的最真最自然最嚮往?其中好似有一種不太能界定的情智。

只看自己的「生物性」,很容易看輕自己;只看自己的「脆弱」,很容易覺得自己沒什麼。如果我們把自己看成是上天的孩子,甚至也能像耶穌基督具體的說,我就是上帝的兒子。也許想像空間會更美。

「我是上帝的兒子」這句話什麼意思?意思是我是「天下第一人」。

傳說中,小佛陀誕生的時候,一出生就在地上走七步,一手指天一手指地,天上天下唯我獨尊。傳說的故事,意在言外,不在是否屬實,它所傳達的內涵是說,我要做天下第一人,即使天底下沒有人要走出道路真理生命,我依然要走出道路真理生命,走出人性的至情至性!

耶穌基督講我是道路真理生命,這句話是在講我除了道路真理生命以外,我什麼都不是,我必須是道路,必須是真理,必須是生命,必須是真正的生命。你說「我」什麼都不是,「我」完全同意,因為除了道路真理生命以外,「我」完全不想成為什麼。
這是一個認定的問題,你要不要這樣認定?一旦有這個認定,我們的生命自然會有高度,我們很容易高瞻遠矚,我們不再可能隨俗流轉,不再可能覺得生命沒什麼意義。

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?壽終正寢嗎?如果是這樣,人跟動物好像沒什麼不同。人類來到這個世間到底要做什麼?只是每天快快樂樂的過日子?三餐溫飽或是傳宗接代嗎?生命究竟有什麼特別的意義?每個人一生每個階段多少都會問這個問題,有些人生活很幸福,但是他突然有所謂的中年危機,年輕人也會有少年維特的煩惱,有危機有煩惱不代表你不幸福,也不代表你挫折很多,也許只是一個對生命的醒轉,但裡面似乎還有一些不通透的地方,三不五時會心裏頭嘆口氣,啊!我活著到底為了什麼?我到底是誰?這是我要的生命嗎?

「認識你自己」,認識你的「天命(得自上天的稟賦)」,做自己的最真最好與最美,也呼喚每一個人做一個真正的人,活出生命的光輝,榮耀「天命」。